浪漫
不辞冰雪为君热
日期:2014-02-26
字体:
【导读】 纳兰在他的诗作中,给这个女子一个情意难当的姓氏“谢”。我不知那女子是否真的姓谢。我只在纳兰的词作中,看到他们相处的情景:她是多才的。文墨一定极通,而且善弄筝箫。某个清 | 目前已有0人表吐过槽,共有0人点过赞。


纳兰在他的诗作中,给这个女子一个情意难当的姓氏“谢”。我不知那女子是否真的姓谢。我只在纳兰的词作中,看到他们相处的情景:她是多才的。文墨一定极通,而且善弄筝箫。某个清冷的月夜,容若听见箫声,循声来到她住的地方,看见她立在回廊上吹箫,形容清瘦,眉目如画,在月光中愈加清逸出尘。一个男人同一个女人的携手并行,只有两条路:继续或放弃,是并肩观望世间风月后的花好月圆;抑或是,看到那边风景更好后的果断离散。

不辞冰雪为君热。原句来自纳兰的“不辞冰雪为卿热”。是君,非卿。纳兰君。
 


以看得见我沁入骨髓的深悔吗?彼此可以生死契阔,执子之手的人,却轻轻放过。是的,我爱你一定不及你爱我深,才敢这样的潦草轻率。这世上还有多少人曾同我一样,我不知道。

千古词
容若,容若。乍一听,倒像是个女子的名字。温婉细腻,窈窕婀娜,像是开在暮色中的白色丁香。纳兰容若,只这四字便是一阕绝妙的好词。唇齿之间流转,芳香馥郁。所以,从一开始命运就埋下伏笔,安静蛰伏在人生里,静候开花结果的一天———他被人记取,不因他是权相之子,不因他是康熙的宠臣近侍,而因他是横绝一代的词人。
认识纳兰,只因他的“人生若只如初见”。这句话给多少人下了蛊。明知不可能,却还要去想象。倘若,人生当真只若初见,那该多好。那时我们都还很年少,竹马曳地,青梅遗香。一切都那般纯净,如同幻觉。如同不可相信的童话。我想,纳兰就是那个活在童话中的高贵的小王子,拥有一颗纯净玲珑之心。
很奇怪,知道纳兰都是先知道他的一句词,然后知道他的一首词,最后才恍然发现“哦,这也是纳兰的词啊”。纳兰,纳兰。原来一直都是纳兰写的词,留在了心中。

 

  


十年心
容若与他的少年恋人的相逢是在围着栏杆的金井边吧,落花满阶的暮春时节。少年恋人的眼波流转,是天真无邪的初见。
隔着一口井,他看着女子的背影,桃李芳菲,花满襟,香盈袖。女子回首,眉若远山,目若繁星,脸若芙蓉。她见了翩翩而立纳兰,微微发愣,随即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转身离去。他犹记得女子头上簪的白色无香的海棠,和她曳地而行的白色长裙。于是,就这样一见倾心了吧。只是,这样一场浪漫的邂逅,在时光辗转蹂躏过后竟会成为一道无法愈合的伤口。在快要结痂之时,却又鲜血淋漓。
一时之间言语尽了,情意仍是相看两不厌的绵长深远。他看见她卧在红锦枕上,发间的紫玉钗在灯下摇曳轻颤,像一双振翅欲飞的蝴蝶。在灯下端看她的容颜,她的举止,都是如玉生香的。这样恰到好处,自己去拿不出什么话来赞她,心知她是好的,口中却说不出来,勉强去说也是词不达意,亦不可轻言挑逗。明明是亲近相对的眼前人,心里竟生出了佳人谁属的怅惘。
恋人入宫。若果真是寒微无路谒金门,绝了想头,从此天上人间,你我从此撂开手,各有各的活法。最哀怨,不过是结个来生来世缘。
可是偏偏,你就在我手心之外踌躇徘徊。
你欲出无路,我欲进无门。
你离开,我衰败,心花零落,落地成灰。
紫禁城,一道宫墙,半截生死,囚住了多少人?
我到底要爱你多久才能不爱你?我到底要想你多久,才能不想起你的眉眼身形?情到深处情转薄,当真是无情了吗?
你是,我永远躲不过的一场烟罗。

 


  道寻常
当时只道是寻常,一句清空如话。知己两两对坐闲聊,淡而深长。人会老,心会荒,这已不是最初天真到可耻的誓言,而是爱情在情爱中翻转轮回多次后,结就的紫色精魂,看到,会让人沉着寂静。
她是曾经降临于他生活的女子,与他共度三年。由此,他记得很多关于她的事。那年春日,他在轩下醉得醺然,恍惚中看见她走来,神色婉约的脸,走过来办法他把被子掖合。他于醺然中静静看她,默默感动。那段少年不遂意的情事,仍压得他心意沉沉。但他们夫妻的闺趣亦有。在他兴致好的时候,他也会手把手的教她临帖,陪她读书,同她玩一些雅致的游戏。像李清照和赵明诚一样,两人经常比赛看谁的记性好,比谁记住的书册多。经查原书,胜者可以饮茶以示庆祝,有时太过高兴,不觉让茶水泼湿了衣裳,留下一缕茶香。

精选推荐

《你是我的眼》贾玲演绎荧屏最搞笑女神经 《权力的游戏》幕后制作曝光 飞龙建模用鸡代替 八月明星街拍 名牌单品逐个数 郭德纲上台先问观众:今天还有生孩子的吗? 柴静被证实已离职央视未另签约 职场18年回顾 优雅知性美丽 欧弟超访首度开腔谈分手原因 为前任献唱动情落泪 日本情色女星用过的卫生纸遭粉丝疯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