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艺荧屏
金池助阵《直播偶像》决赛 纪然夺得冠军
日期:2017-05-26
字体:
【导读】金池助阵《直播偶像》决赛 纪然夺得冠军 | 目前已有0人吐过槽,共有0人点过赞。

(蒲蓝朵)《我是直播偶像》昨晚迎来总决赛,百变天后纪然、霸道御姐美琪、花美男雅晨分别获得冠亚季军,明星导师金池、网络大主播鳕熊、文儿,以及近150万网友共同见证,弹幕刷爆5万。自此,由腾讯直播、国海传媒、娱加娱乐联合打造的国内首档百日直播偶像养成节目第一季收官!

美琪动情演绎舞蹈《老爸》

《我是直播偶像》收官 纪然夺冠雅晨获季军

“我是直播偶像,年轻就该闪亮”,这句口号陪伴腾讯直播的网友三个多月,从2月25日开赛直到5月25日收官赛,据腾讯直播运营总监透露,节目在全网收获了“过亿流量、千万收入、百万互动”。而昨晚,三强选手纪然、美琪、雅晨最终分别以6.7万、2.6万、1.5万人气值夺得冠亚季军,宣告《直播偶像》第一季顺利收官。值得一提的是,总决赛前一晚的五进三单场人气值累计近130万。

总决赛开始前,三强选手以强势姿态宣誓“我不愿当季军”“不在乎名次我站在这干嘛”“不在乎结果怎么跟粉丝宝宝交待”,并在接下来的轮麦PK中纷纷拿出压箱底的才艺。百变天后纪然人气值一直领先,当晚她以精灵装扮登场,唱跳俱佳获导师、主播一致好评,月入百万的大主播文儿称赞她“有冠军相”。“感觉终于从这里毕业了,拿到完美的收官礼”,拿下第一名后,纪然笑称。

金池助阵《直播偶像》决赛 纪然夺得冠军

称得上直播人气王雅晨最终获得季军。他先后选唱《北极星的眼泪》《为了爱重生》等进行轮麦PK,“长得又好唱得又好也是没sei了”“一开始以为雅晨是花瓶没想到他进步很大”,大主播不吝赞美。不过在专业导师眼里,雅晨的演唱“忽略了情感的表达”。

金池助阵《直播偶像》决赛 纪然夺得冠军

金池助阵决赛 踢馆选手美琪靠走心圈粉

十强踢馆者美琪也进入总决赛,最终凭借“走心”的舞蹈拿下亚军。第一轮登台,她戴面具跳《越人歌》,不过却遭到导演兼主持人的“吐槽”,据说美琪在比赛前一天的半夜两点敲开导演的房门,纠结舞蹈配乐用男声版还是女声版,“美琪努力起来特别可怕”。

金池助阵《直播偶像》决赛 纪然夺得冠军

接着她全程手指颤抖的跳完舞蹈《老爸》,泪水在眼睛里打转,除了“没什么好说的都在舞蹈里”再无其他。据现场主持人介绍,美琪的父亲在两年前去世了,她特意把这个压箱底的表演放到总决赛,送给天上的老爸。

直播+综艺,探索另一种可能性

随着节目收官,《我是直播偶像》交出了一份漂亮的成绩单。截至目前,以直播形式播出的《我是直播偶像》节目全网各平台总播放量破亿,累积互动破百万。最后一期节目实时在线观看人数高达150万。直播期间打赏总计近千万收入。随着节目的播出,选手们也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曝光和关注,其微博粉丝总数累计达到近100万数量的增长。

从去年开始,以“直播”为看点的网综开始遍地开花,而不依靠流量明星的《我是直播偶像》,

“我喜欢走心的选手”,作为明星导师的金池给予美琪很高的评价。最终,在导师金池的打分表和人气值综合评分里,纪然、美琪并列第一,每人获得7分;雅晨第二,获得4分。而导师打分加上节目人气值得分即为选手的总决赛成绩。

作为首档百日直播综艺,专注于“直播”本身,以全新方式打开综艺。有别于传统综艺的设计感,这档综艺摒除剧本设计,以直播的形式最大程度地实现即时性、真实性和互动性的结合。在硝烟四起的综艺娱乐节目市场中,《我是直播偶像》作为行业内一档首屈一指的直播节目,在节目模式、主播培养上做出了表率,俨然网综中的一股清流。直播+综艺的形式,为新形态下内容平台的转型,提供了新思路和更多可能性,它的出现意味着直播之路在慢慢走向成熟,依附传统综艺而生的商业模式正在被颠覆。同时借由这档节目,既为主播市场偶像舞台输送新鲜血液,对于未来的直播综艺何去何从也做出了有益的探索。

精选推荐

“台版都教授”否认整容:唯一整过的是头发 韩彩英1亿婚礼嫁豪门 婚后“滴水不沾”做富太 《女神范》张萌曝吴秀波非暖男 心情不好冷脸 《十足女神范》张萌:吴秀波是忽冷忽热恐婚男 《健康007》变竞技场 萌爸李小鹏挑衅姚明 长腿美女温雅搭档沈涛主持 张萌曝吴秀波非暖男 《十足女神范》张萌:姚晨愿意当我的垃圾桶 《非诚》变男神专场 你习惯综艺“新”变脸吗?
魏伽妮《中华好民歌》首唱彝族歌 再次高分登顶 《星光大道》海选发布会 总冠军张羽助阵献歌 陈晓赵丽颖拍戏真吻 凤姐调侃芙蓉姐姐相亲装嫩 谢霆锋带红花帮新郎求婚 吴昕吃虫韩庚崩溃大叫 一周综艺:好声音汪峰组4强诞生 《爸爸3》邹明轩睡前听菜谱 胡军被指 谢霆锋将陈伟霆彻底改造:黑暗料理王变小厨神 包贝尔宣布退出《跑男3》:因为档期原因 李嘉欣透视战袍美艳 被赞殿堂级美女 补位女神童瑶陷被淘汰怪圈 神联想欲上头条 《十二道锋味》马苏自曝“音痴”带偏陈羽凡 《炫风车手》刘涛“逼走”男队员 多人主动弃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