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台星闻
娱乐观 伊能静秦昊:体验过黑暗的人注定投契
日期:2014-02-13
字体:
【导读】娱乐观 伊能静秦昊:体验过黑暗的人注定投契 舆论之势利,伊能静早已心知肚明,经历过排山倒海的指责。而秦昊,承担的都是道德线以下、非常态的角色。这是两个体验过黑暗的人的投契。 | 目前已有0人吐过槽,共有0人点过赞。

人的心思一复杂,往往会在需要决定态度的事上随便找个简单的观点跟随。伊能静和秦昊的恋情在柏林电影节一公开,公众的态度暴露得简单、极端,祝福或谩骂,无疑指向背景色彩更强的一方。

娱乐观 伊能静秦昊:体验过黑暗的人注定投契

媒体挖掘明星隐私,满足的是公众期待看到明星被卸妆的心理,此类消息最好来路不明、半遮半掩,“好友透露”、“知情人透露”之类措辞,让卸妆的过程张力十足,反而是那些坦然承认的事,容易被简单冠以“炒作”。

舆论之势利,伊能静早已心知肚明,早年曾抱怨:和庾澄庆拍拖的时候不曾有一条消息见于报端。委屈之余,仍是对自己的介怀,她说:“成长经历对她婚姻有影响,婚姻同家庭令她迷失自我。”

现实或演戏,伊能静和秦昊都算是承担过负极角色、经过黑暗的人。秦昊在采访中谈到自己饰演的角色:几乎都在道德线以下、非常态的,但要把他传达为常态,需要一些推导的过程,辨析人物的处境和行动的关系。秦昊说,自己是信奉存在主义的人,视人生的落寞和孤独为合理,谈起和伊能静的恋情一副不迎不拒,“我不会向你讨祝福,也不会欺骗你……喜欢她,一定是她有吸引我的地方。”显然对大部分人认为离谱的事,他接受得更坦然。

很多年以后,伊能静对“军服门”、“牵手门”、“离婚门”、“不洁照”一系列穷追不舍的舆论仍有入骨记忆,“我不是因为恐惧黑暗而寻找光,而是因为我懂黑暗,所以才去寻找光。”2009年, 婚变后的伊能静在排山倒海的指责声中积极镇定地行动,出唱片、作演员、写内外兼修的美容书,对于一向经济独立的她那是再自然不过的事。近年更是高调发表对公共事件意见,以更高调的姿态回应或淡化背景中的负面色彩,有人感叹:“一只乌鸦要飞多久,才可以看起来是白色的”,说的大概就是这样一种宿命。

与男友秦昊稳扎稳打的演艺道路截然相反,伊能静走偶像化路线,唱歌、演戏、写作方面都显示了一些才能,但每一部分的条件看起来都不足以成就她的雄心,她要“明亮”,要让小哈林将来想到母亲时是“明亮”的感觉——一个非常“符号化”的形象感。

她的星路也确实是不断被“符号化”的过程,出道之初,即作为日本明星包装模式在台湾复制的标准范例:在歌唱舞蹈中以划十字的特定手势强化她的个人形象,统一的蓬蓬裙公主造型,甜美、叛逆,采访中她甚至很多次提到:不要以一个女人的外表,衡量她的内在力量。

伶俐性感的身体、内心时常显示出的独立和坚强,作为偶像化艺人,伊能静在很多个点上能够投射不同人对偶像的期待。

专稿 文/许过过

1986年,并没有得到母亲同意的伊能静,签约刘文正的唱片公司。伊能静的星运并不看好,回顾刚出道时付出的努力,伊能静说:“当別人的青春期在玩、埋怨家里人不給零用钱的時候,我愿意每天晚上读书让自己言之有物,我愿意花很多的时间缝演出服。”独立、努力、对负面境遇有着超强的逆转力,让太多的小人物在她身上找到形象寄托:婚姻失意者的自我疗愈、单身妈妈的亲子感悟、驻颜术,甚至彷徨失意的知识分子,大概都能从“伊能静”这个符号上筹措到心理上的“正能量”。

了解一下伊能静几年来语言风格上的变化,或许可以看出一个人内心如何在创造和自我消解中逐渐趋于平衡。写短篇小说集《索多玛城》时,她的表达欲望还很强,语势密集,往往让人很难在一个具体的点上有清晰印象——“她看过太多当好孩子的女人,演着重情重义的戏四处讨爱,然后再加上细致敏感还有一些假坏包装,她们最终都讨到了,余她一个人漠然地看,越显她自己冷静邪恶,恶魔假扮天使,而天使却在洁白和阴暗中挣扎,那她存在她身体里的是天使吗?否则为甚么恶魔要一再诱惑她。”而现在,曾经那种抽象、模糊的内心挣扎被真实的形象代替:“年轻时的二姐,美丽如全智贤。一样大大咧咧,善良孩子气。她最顾家,我最穷回台湾唱歌时,她总是塞钱给我。在最有名的夜店,一边玩一边从香奈儿包掏钱给我,说没钱就来找姐姐。现在她洗尽铅华,孩子念大学,她则照顾老妈妈和一大家子。但在我心里,二姐永远是那时霓虹灯光下闪着光,我崇拜的美丽女王。”尽管仍免不了“女王”之类雄心勃勃的字眼,但对生活的感念清澈沉缓,的确是适宜恋爱的好心境。

精选推荐

杜汶泽炮轰大陆网友:X你咪(图文) 杨丞琳素颜自拍照获赞 与吴小莉“双星共耀” 杨丞琳素颜自拍照获赞 与吴小莉“双星共耀” 台女主播抓老公偷腥后问还敢不敢 回复:很难说 成龙构思自传舞台剧 或将重现与吴绮莉婚外情 郭雪芙甜喊金希澈“老公” 两人爆出假戏真做 杜汶泽与网友骂战祸及妻子 笑言有50万人支持他 赌王爱子曝光何超盈“自摸”睡相:懒猪一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