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荧屏
中美两国编剧对“女性友谊”的理解差别有多大?
日期:2017-08-23
字体:
【导读】中美两国编剧对“女性友谊”的理解差别有多大? 《欢乐颂2》刚收官不久,小编我也感触颇多,今天我们就用几分钟的时间来探讨一下中、美两国女性题材电视剧谁更能把“女性友谊”阐释得最精彩、最多样也最彻骨。 | 目前已有0人吐过槽,共有0人点过赞。

中美两国编剧对“女性友谊”的理解差别有多大?

专稿 文/吉尔伯 责编/陆长生

《欢乐颂2》不久前刚刚落下帷幕,虽然第二部从开播到收官就一直饱受剧情、角色方面的批评和争议。但有一点不能否认的是,在近些年的国产剧集中,《欢乐颂》系列依然是难得且罕有的关注中国女性群体,并能够为国内女演员提供一个宽广的表演空间的特殊类型剧集。

中美两国编剧对“女性友谊”的理解差别有多大?

性格不同的女主设定以及她们在剧集始终作为故事的重心,再加上长达三部的播出安排,都最大限度地让“五美”所代表的特色女性能够得到全面深入的刻画,也让她们随着时间的增长在戏里戏外都加深了相互之间的情感联系和火花。某种程度上说,这些或明或暗或美丽或危险的火花也成为了《欢乐颂》引起如此大讨论度的关键因素。

中美两国编剧对“女性友谊”的理解差别有多大?

常年看国产宫斗剧或民国宅斗剧的观众都知道,在描写女性关系时中国的编剧有多热衷于明争暗斗的戏码,似乎在表达中国现实主义特色或表现戏剧冲突时,只有争吵、打架、陷害才是最易行也最稳妥的方式。

可当我们转头再看那些同是刻画女性群像,口碑和格调却截然不同的类型美剧时,也不禁陷入沉思:造成如此巨大差别的根源到底在哪里?

今天,我们就用几分钟的时间来探讨一下那些把“女性友谊”阐释得最精彩、最多样也最彻骨的优秀美剧,它们涉及到的女性形象横跨各个年代、各路阶层、各种背景,它们都曾在播出时引起过巨大反响,也在之后影响了一批又一批试图效仿甚至是超越它们的同类型新剧。即便是虚构的故事和语言、文化上的巨大差异,也丝毫不妨碍世界各地的观众从剧集一开始就对角色们建立深厚的感情,更何况,“闺蜜情”这样一个堪称世界上最微妙又复杂的词汇,谁不想有热闹可看,有故事想说呢?

《绝望的主妇》:小镇女人故事多

中美两国编剧对“女性友谊”的理解差别有多大?

中美两国编剧对“女性友谊”的理解差别有多大?

中美两国编剧对“女性友谊”的理解差别有多大?

随着时间的增长,四位女主有了固定的“扑克日”传统,在一杯杯美酒下肚后才能将自己日常生活的苦楚一吐为快。即使有过争吵以及截然不同的性格,她们依然是每个人在面临危机时最好的支柱:辨识渣男、为人出气、互相照顾孩子。不知不觉,她们的故事在播到第八季时已跨过了十三年,期间她们一同经历了生老病死,人事变迁,不变的依然是四人的相互支持。在经历了现代化高速发展,我们的“邻居”文化渐渐被一道道防盗门和电梯隔断,所以我们也只好从《绝望的主妇》中寻找那股曾有过的邻里间的热闹劲儿:他们或许有时候讨厌,有时候爱多管闲事,但在遇到危机时,他们或许正是最早能伸出援手的人。

《欲望都市》:都市女性的万千种活法

中美两国编剧对“女性友谊”的理解差别有多大?

精选推荐

黑马《婚外情》一黑到底 擒获剧情类最佳剧集 《婚外情》再下一城 露丝·威尔森勇夺最佳女主角 八次提名终得奖 凯文·史派西凭《纸牌屋》称视帝 《冰血暴》成金球奖最佳迷你剧及男主双料赢家 玛吉·吉伦哈尔夺72届金球奖最佳迷你剧女主角 玛吉·吉伦哈尔夺72届金球奖最佳迷你剧女主角 72届金球奖颁奖 新喜剧《透明人生》成大赢家 72届金球奖 新人罗德里格兹获喜剧类最佳女主角